〝〞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让我们将时间稍稍向前回溯,回到大雨下得正猛烈的时候。整个圣城被漆黑的乌云所笼罩,士兵们还没能将前线的消息传递下来,圣城的百姓躲在自家的房子之中瑟瑟发抖的时候。整个街道都显得空荡荡,就像是怨鬼缠身的废弃之都。被雨水所浸湿的石砖变成了像是人脸一般苍白的颜色。一只在城里游荡的野猫在竹篓之中翻找着食物,平时这样的野猫只有傍晚的时候才有机hui觅食,它很珍惜这次机hui。忽然,野猫绷紧了身子,她的后退蜷缩着随时准备跳走,被雨水弄得湿哒哒的猫儿也竖了起来。一只鲜红的手突然从黑暗之中伸出,就像是传说之中的女鬼一般。野猫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咆哮,然hou转身飞速地逃走了。伸出手的少女茫然地看着野猫远去的背影,露出了怅然若失的表情。她的俏脸在街角若隐若现,却没有被雨点淋到。只见她一只手撑着一把像是荷叶一般的东西,但是要比荷叶更大。

    &nbsbsbsg物们讨厌着呢,蒂法小姐。”

    在雨幕之中,一个穿着深蓝色外tào的男人缓步走出。他的步子很慢,而且看上去走的很艰难。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人的腿是瘸的。他的一只腿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截木头和金属所制成的义肢。这义肢做的十分精巧,在平地和台阶上行动自如,看起来和真腿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现在是下雨天,男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让自己不打滑。浸满了雨水的外tào沉甸甸地搭在了男人的身上。如果有个圣城人掀起他的帽子,就会发现这个人正是圣城双宝之一的库克大师。

    “我应该将手里面的血弄干净再来的。”蒂法摇了摇头说道,“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不,是这血的臭味太重,所以那个可爱的孩子也被吓走了。真是罪孽罪孽。”

    “将罪孽挂在嘴边的杀人凶手么”库克大师摇了摇头,“你我都知道,那只小猫离开你并不是因为血。那是你身体本来的气味,你是半人半妖。你身上的妖力将她吓到了。猫要比人类更加敏感,它们不会尝试亲近一个大剑。”

    “我已经不是战士了。”

    “但是你还是大剑。”库克大师耸了耸肩膀说道,“最近你妖力似乎用的有点多了,你现在的大脑还是有点不清醒。记得我是怎么提醒你的么你们大剑在使用妖力的时候常cháng会有一种妖力醉的特殊反应。本来在腹部积聚的妖魔血肉活性突然提高,然hou妖力的衍生物开始进入血液循环。肺部和心脏之类的地方还好,但是妖力的衍生物进入大脑只会让你意识不清醒。部分受体会感觉到兴奋,有些会愤怒,但是大部分受体都会对痛觉麻痹并且产生很强的暴力倾向。我建议你每个月最好不要使用超过三次妖力,要不然就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影响。你用的妖力比正常大剑还要多,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建议”

    “这样下去不会怎么样。不论变成什么,我还是我。”蒂法的脸色逐渐变冷,“这就是你让人讨厌的地方,多注i一点。这是我给你的建议。”

    “蒂法小姐,你应该多听听你医生的话的。”库克大师说道,“作为你从小到大的医生。”

    “好了,别老是谈论我了,医生大人。”蒂法厌烦地耸了耸肩,然hou迈开了步子,“那些士兵现在不应该在满城地找你么你这样跟着我出来没有问题么”

    “没有,我告诉他们我在进行一个极为重要的试验。”

    “他们相信了”蒂法挑了挑她好看的眉头问道。

    “我又没有说谎。”库克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正在进行的不正是我最为伟大的试验么一方面是最强的矛,另一边是最强的盾。究jing是我制造出来的最强武qi厉害,还是我制造的防御工事能胜上一筹究jing是人类能够获胜,还是妖魔主宰一切这是多么令人心倾。”

    “那你现在不应该仔细观察交战的结果么”

    “结果很无聊,他们最终甚至没有打起来。”库克叹息着说道,“我的研究还要继续不过为了散散心。我有预感,跟着你一起走一走,我就可以找到新的灵感。”

    “总觉得你会发明更加变态的东西。”

    “你现在用的不正是我发明的产物么”库克指了指蒂法头顶上的东西说道,“这把伞是试作品,小心点使用。我知道,你们大剑的力气大的不得了。”

    “我会注i的。”蒂法点了点头。

    雨水顺着伞柄和伞叶的接合处留了下来,将蒂法手上的血迹一点点洗掉。蒂法一边走着,一边默默地注视着自己赤红的手逐渐失去颜色。血水顺着伞柄淌下,滴到了地面,然hou顺着其他雨水流到了街边。这个排水系统也是库克大师的杰作,圣城因此而变得干净整洁多了。

    “所以”库克沉吟了一阵,然hou说道,“你真的把他们都杀了”

    “当然,而且是用手将他们撕成了碎片。伤口看上去就像是野兽咬的。”蒂法冰冷的声音穿透了雨幕,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幽幽回响着,“最开始是南边的城门,他们都想要逃向南方的土地,他们在那里有自己的庄园和奴隶。然hou我就在半路上掀翻了他们的马车,将他们赶到了树林里面。北边和东边的城门被封锁了,西边的城门或许有落网之鱼,但是我一直紧追不舍。一个不留,全都杀死。”

    “你做的太绝了,年轻人。”库克小声地念叨着。

    “我可没有阿利克那样仁慈,也没有帕尔默那么无能。”蒂法咬住了嘴唇。

    “你也是贵族。”

    “曾经是。正因为曾经是,所以我更知道他们是多么可恨。”蒂法说道,“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心里想的所有事情都以保全自身为前提。这样的家伙,不正是我们革命路上的绊脚石么”

    “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将他们当做傀儡操控起来。”库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xiào,“这样你看,南方的那些庄园也可以变成你的东西。”

    “我开始觉得你比那些贵族还要恶心了,库克大师。”

    “那还请你让我一条小命,蒂法小姐。”

    库克毫无紧张地说道,蒂法也对此见怪不怪。两个人虽然认识很久了,但是之间的关xi却一直处于一种极度微妙的状态。一方面,蒂法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库克的技术支援,另一方面她却始zhong搞不懂库克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蒂法从父亲的笔记里知道了库克的很多秘密,但是相处的越久蒂法就越觉得库克古怪。他有很多重身份这些身份并不是他的伪装,库克是切实地在享着不同身份的生活。换句话来说,他同时持有多种性格,多重世界观也就是他早就疯了。蒂法无从知晓这个男人真正的名zi,“库克大师”也只是他身份的一重而已。

    想到这里,蒂法无奈地耸了耸肩。她姣好的面容露出了令人心疼的愁容,包裹在女式风衣下的身躯也显得消瘦了几分。和库克这样的危险人物打交道只不过是蒂法生活的常态罢了,因为蒂法需要自己变得比库克更加危险。

    两个人的身影逐渐在大雨之中模糊,他们走出了平民区,来到了贵族和祭司们所在的地方。这里的街道上没有野猫也没有竹篮,地上到处都是背弃的马车和丢在地上的东西,好像发生了一场混战。库克大师蹲在地上闻了闻,然hou耸了耸肩。

    “马尿味,这条路上曾经有成排的马车。”

    “可惜这些蠢货不知道留在圣城里面或许能够活的更长一点。”

    蒂法可惜似的摩挲着自己纤细的手腕,那些乘着马车逃出圣城的贵族全都被她所拦截。两个人的脚步令躲在房子里的人心惊胆战。地上都是尸体,有被十字弓射死的车夫,也有被长剑砍断脖颈的。在危急时刻,人性中恶的一面暴露无遗。毫无i问,这里发生过一场丑陋的骚动。高位者和暴力者夺路而逃,反抗者将会承可怕的暴行。蒂法一边看着周围,一边早脑中构想出了那混乱的场景。

    少女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你想要挨家挨户地将剩下的贵族们全都找出来杀掉么”库克察觉到了蒂法心情不佳,他这样问道。

    “我还没有那么无情。”蒂法摇了摇头,“这是一次选zé,一次严酷的选zé。在外敌当前的情况之下,这些当权者会不会丢下自己的城市逃走。他们是因为什么做出的选zé我不管,我知道有的人是因为找不到马车而留了下来。但是只要做对了这道选zé题,他们就不用死了。”

    “真是霸道的宣言。”

    “所谓的革命就是这样的。”蒂法说道,“打破过去所有的东西,然hou建立新的秩序。这些新的秩序就是我的意志。他们到底和不合理,是不是比过去的秩序更好,都要留给后

章节目录

我饿故我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支苍志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支苍志乃并收藏我饿故我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