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来应该是本书的第一张,编辑大大说太装了,哈哈哈,发在这最后吧,再次向朋友们表示感谢。

    --

    清者天之无也,浊者地之无也,皆因清浊之无生育万物,世人若求长生之道,炼阴为阳,炼凡成圣,皆因清自浊之所生。动因静之所起,清浊者道之别名也,学仙之人,能坚守于至道,一切万物自然归之。

    青天一下,溪涧纵横,一座峭立嶙峋的山峰冲霄而上,山峰矗立云霄,山地塌陷,青松显赫,阔叶宽木鳞次栉比,低吟的山风发出凄厉的呼啸。

    武当山。天柱峰。

    绝地而起,山顶落石,滚过细碎的声音,遥遥坠地。

    山腰间不时飘荡着道童清脆的经文声音,回荡飘散,悬崖之上一个灰色身影临风而立,凛冽的山风不能令他的身躯稍有移动,他静静的站着,身体虽然未有半点动作,却与人一种随风而动的感觉。

    他似乎便是那风,身体散入在风中,他的脚下偏偏又一步未动,神乎其技。

    他脚尖轻踏,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子陡然跳起,平静的来到他的眼前,他嘴唇微微一笑,手掌一扬,石子平缓的飞开,来到绝壁之后,倏地,力道尽失。

    石子快速的从天而降,他平静的闭起眼睛,嘴角轻轻启开一线,默默的数着声音,暴虐的狂风也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天地间唯余他沉闷嘶哑的声音。

    一、二、三……

    ——

    十六、十七……

    十八.

    他缓缓睁开眼睛,真巧,地狱共有十八层,从这里坠落也正好十八息。

    自己五岁被师祖捡回,如今二十三岁,也恰好十八年了。

    他面上的表情很精彩,有平静,有喧嚣,时而笑,时而哭,好像正有一出极跌宕的故事在他眼里发生,不过面前却是青天白云,苍翠青松。

    忽然,一阵清亮的笑声从山脚响起,灰衣人脸色骤然一变,眼神却蓦地亮了起来,释放出强烈的战斗光芒,身躯飘然而动,脚踏松叶,唇角带过弧度,长啸道:“辰天,出来吧。”

    光点,一个土色的光点,宛如灵猴一般快速从山间峭壁腾起、降落,飞快的从山腰直冲而上,而那光点逐渐在星空下显露,竟是一颗硕大的光头。

    他身披土黄色袈裟,袈裟无字,光洁的头顶却有八个斑点,眉须皆白,慧目如星,斜跨一个酒葫芦,脚尖一点,终于出现在灰衣人面前。

    辰天和尚笑道:“天凡小友,好久不见。”他佛光满面,手中却拽着老大一块肘子肉,嘴角油香滚滚,吃一口肉,膝盖一顶,酒葫芦自动流淌出清冽芳香。

    卓天凡身躯不动,这和尚自从三年前在武林大会后与自己交了一招,约定三年后天柱峰上再续前缘,转眼的功夫,三年已到,这号称少林寺“佛使”的藏经阁阁老也不知已登到何等境界了。

    辰天和尚喂一口酒,猛的将肘子肉一咬两段,脏兮兮的僧袍随意一抹,双眼放出湛湛精光,他宣一声佛号:“魔性入道,道魔相生相克,始为佛前灯芯,天凡小友,你心藏魔根,我容你多活三年,便是要瞧清你心魔究竟能发展到何等地步。”

    卓天凡云袖卷起,露出一段光滑纯洁的手臂,流水般的细微波纹逐渐在他手臂上缓缓流淌,整个手臂就像是被一层迷蒙白光所护着,他双眼紧闭,脸上露出一副盎然恬静的影像:“神者妙而不测谓之神,心者神也,神者心也,心扰则神动,神动则心浮,心浮则欲生,欲生则伤神,伤神则失道,人能调伏其心,内安其神,外除其欲,则自然清静。大师既然说我是魔,何不灭魔?”

    卓天凡此时的情绪很冷静,三年前,年仅二十的自己在武林大会上力败十大门派新晋高手,却在归来途中被这酒肉和尚一招击溃,道心受损,和尚却并未杀了自己,而是不惜耗费真元,帮助自己疗伤,并容许自己多活三年。

    或许,这是自己一生中最冷静的时候,从小时候开始习武,在武当中脱颖而出,随后在武林大会上崭露锋芒,嚣张不可一世,完全违背了道家的无为境界。

    可以说,自从自己懂事起,每一天都被当成不世出的奇才,而或许正是这份强烈的希冀,让自己的内心开始生出魔性。

    三年,整整三年,自己并未碰触过任何的武功,从未动用过一丝真气,只是在山溪间或走或停,时而安静的躺在溪水中听任冲溅,时而临立树巅听任吹鼓,三年,未动筋骨,却练心神。

    自己的心,从无一刻如此时般平静,自然。

    辰天没有说话,他此时还未能把握到卓天凡的真实方位,卓天凡看似随意的站着,却又像是融入清风,嵌入绝壁,隐入青松,无迹可寻。

    一百年,整整一百年了,自从五十岁时功法大成,辰天第一次把握不到一个人的行踪,这意味着什么?这年轻的武当弟子已经拥有媲美于自己的实力了,媲美于一个潜藏于少林藏经阁,熟悉七十二绝技的一百五十岁老僧的实力。

    这人若是有魔性,自己百年之后,世间谁与敌手?

    看着辰天和尚迟迟不动,卓天然璨然一笑,身躯微微往前贴近一步:“天凡自幼被师祖捡回武当,我的一切都是武当所赐,但我却对武当并无一丝感激,这里,我不过是个捡来的异性子弟,我并无一丝——家的感觉。”

    他手指一翻,大拇指猛然朝着花岗石绝壁印去,“呛”一声石壁飞溅,他手指横削竖切,绝壁上渐渐出现一行字:“天凡天凡,天生平凡;天凡天凡,天神下凡。”

    十六个字,铿锵有力,强劲虬然,直入石壁足有一个指节深浅。

    “一阳指!你竟然学会了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辰天失声叫道。

    卓天凡呵呵一笑,他笑的很好看:“辰天大师,你再不动手,我可就要杀你了。”他身形一晃,步履却有些轻浮,晃动间身形消散,只余残影。

    辰天猛的双腿灌力,身子无形无相,背后虚空蓦地腾起一道清晰可见的佛影,一瞬间他的肘子肉与酒葫芦同时飞腾而出,落入悬崖之下。

    “小无相功——”

    卓天凡身躯倏地重新出现,胸前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手印,衣衫轰然鼓荡,发出犹如闪电轰鸣般的声音,他脸色微微一红,瞬间变成一道凄厉的惨白,片刻之后才又重新回复如初,卓天凡轻舒一口气:“无相神功,哈哈,不外如是。”

    “你——”辰天的大手印清清楚楚的印在卓天凡的胸膛上,就在他以为自己成功的时候,却手臂猛的像是被吸进了一道漩涡,力道千钧,在巨大的涡轮里来回激荡回音,却在每一次的激荡中减轻,霍的他觉得一道汹涌澎湃的力量猛然反击向自己,而就在那股力量要击中自己的时候却倏地消失不见,他再看时,只见卓天凡脸色一片血红。

    太极,太级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万物。

    一瞬间,辰天清晰的把握到了,若是刚才没有卓天凡的逆天回力,那自己的无相神功的力量将会全部返回拍在自己身上,逆流之后,加上卓天凡的力量,只怕自己现在已被那股巨力击的烟消云散。即使如此,现在的自己,依旧手脚颤抖,不能移动。

    “人间至佛,不过耳尔,欲要消魔,绝凡心哉。”卓天凡猛的褪去灰袍,他悠然转身,潇洒的向后迈步,此时此刻,辰天只能睁开眼睛看着他,甚至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烟气升来,云雾四起,卓天凡闪电般跃入前方的悬崖,高大的身躯竟然隐隐平滑的向前走出二十余米,临空而立,他忽的转过来对辰天笑了笑:“大师,当你想杀我的时候,你心中的魔,是否已经压不住了——”

    “等一下。”辰天终于醒悟,他强吐一口气喊了一声,但是,此时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他的眼前,卓天凡的身子已然“唰”的一声从天降落,他清晰的看到,卓天凡已闭上了眼睛,嘴角甚至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挣扎着身子,爬到山边,抓着山石往虚空握了两把,云雾很浓,触手全是浓浓的湿气,阳光还未砸落,卓天凡已经看不到身影。

    “天凡大师——”辰天猛然一声大吼,百年古水不波的禅心轰然而碎,出世之心却也阻不住滚滚翻天热浪,他双目浸湿,颤抖的亲吻着卓天凡走过的石子路:“天凡啊天凡,您才是大师,为了感化我这痴嗔的和尚,竟然以命相教。魔性,根本就是我这废物滋生出来的嫉妒心啊。”

    当你想杀我的时候,你心中的魔,是否已压不住了——

    三年前,当我听说你力败十大门派,我这贪武的痴和尚竟然一招败你,还自以为是的为你疗伤说禅,我一

章节目录

百变武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君上石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上石冷并收藏百变武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