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院书房里,君子恒正将一副画卷慢慢收起。

    刚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满三个月的白青亭踏入书房便看到这一幕,她走近君子恒身侧道:

    “怎么收起来了?”

    君子恒自白青亭踏入门槛,他便知道了,他还知道她示意小三不要通报。

    君子恒将画卷放到身后的案几上,才转身慢慢将白青亭抱住:

    “那已经是过去了。”

    那画卷是一幅山水人物画——在远远的重重群山树海下有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很浅很明,几乎可以清楚地看到溪水下那形状大小各异的鹅卵石子,一个小姑娘闲情地坐在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浅笑着,璀灿如星光的双眸尤其夺目,她开心地荡着脚丫,光着脚板一只荡起,另一只半浸于水中。

    画中的小姑娘便是十一岁的明天晴。

    他将画卷收起,说已经过去。

    那么在他心里,是真的过去了么?

    白青亭在心里想着,任君子恒环抱着她,在他轻轻吻上她的额头之际,她突然间觉得她已没必要再纠结这一点。

    无论在君子恒心里,明天晴的影子是否存在,她白青亭才是真正陪他共度一生的女子,才是被他抱在怀里疼爱的那个人!

    白青亭用力地回抱着君子恒,脸埋在他胸前吃吃地笑着。

    明家冤案已然在龙琮登基三个月后,由君子恒执掌的大理寺翻案,还明楼与白居山两人一个清白。

    君子恒与白青亭亲回海宁府明家旧址祭拜当年被大火烧死的明府上上下下百余条冤魂,又为百余条冤魂造了墓立了埤,最后是为明楼与明居山原来的衣冠冢重新修茸。

    即便现今早已是尸骨无存,造的墓中空空如也,连立个衣冠冢都不行,但埤上总算写上了名讳,那些冤魂未投胎之时总算有个栖身之所。

    君子恒曾是明楼的未来准女婿,他带着白青亭做的这一切,无人质疑,更无人敢说什么。

    即是有,也是说着君子恒的有情有义。

    不但为明家翻案伸冤,且还做到这般地步,当真是世间有情有义的真君子。

    一年后,白青亭再次怀孕。

    小君子恒已满一岁,白青亭希望她这回怀上的是一个小青亭。

    君院首与君通二老却希望白青亭再接再励,继续为君府再添一个小公子。

    君子恒的态度则是希望白青亭生产的时候能顺利些,别再像生小君子恒的时候吓掉他半条命便可,他是生男生女都欢喜。

    就在白青亭再次有喜之际,白蓝依与司景名终于修成正果。

    白蓝依嫁入候门为司景名的正室夫人,白世炎与白四夫人皆高兴得合不拢嘴,直道是托了白青亭的福。

    白橙玉与左田也在磕磕碰碰中终于定下了亲事。

    长了一岁的白橙玉不仅模样更娇美了,想法也改变了不少,不再紧紧盯着君子恒一人,她在京都住的那几个月里长见识了不少。

    当然那其中少不得小七与白蓝依特意的功劳,更有左田这个耿直憨厚的汉子不少的功劳。

    反正到最后,白青亭再怀第二胎,白橙玉定下了亲事,白蓝依出嫁。

    白红娟也自替白青亭打理在海宁府的产业生意后变得开朗爱笑了许多,人一没烦没恼,不仅变圆润了,更是光彩照人。

    至于姻缘,白红娟表示随缘,将来若遇到个合脾性的,她也就嫁了。

    白红娟没有心结,这让白世均与白大夫人放心不少,再加上白橙玉也定了左田这么一个官途亨通的未来夫婿,白青亭与君子恒也过得幸福美满,快儿女双全,二老除了白耀宗这个小儿子年岁尚未及冠之外,已再无其他可牵挂忧心的。

    十月怀胎,白青亭九个月后生下一对龙凤胎。

    君府大宴宾客。

    当日满朝文官无一缺席,连当今皇帝龙琮也意外微服御驾亲临,弄得满府的文武百官个个措手不及。

    倒是君子恒十分淡定。

    宴席结束后,当晚白青亭便问他:

    “你早知道陛下会来?”

    君子恒道:“不知道。”

    白青亭奇怪了:“那你怎么也不惊讶?”

    君子恒淡淡道:“有什么好惊讶的,在陛下还是五皇子的时候,陛下便经常喜欢玩这种把戏,这么多年了,陛下这习惯倒是没变。”

    白青亭无语了,敢情他是被习惯得处事不惊了。

    白青亭抱着大儿子,轻声哄到他睡着了之后,不由想起白日里那被君院首、君通抢抱着到宴席间给朝中各位大人看的小儿子与小女儿,她突然对君子恒说了句:

    “我不生了啊!”

    君子恒正在交代着小三的一些事情,突然听到白青亭忽来的一句话,他愣了愣便挥手让小三退下。

    待小三含笑退出屋里之后,君子恒问道:

    “你说什么?”

    白青亭重复道:“我、不、生、了!”

    君子恒终于听清楚了,点下头道:

    “嗯,那便不生了。”

    他这般上道,这令她很是高兴。

    可还有一个问题未解决。

    白青亭道:“那父亲与祖父那边怎么办?”

    她为君家嫡枝嫡系连生了两男一女,这让君院首与君通开心得整日地谢天谢地谢君家先祖,当然更是将她看得比他们的嫡亲孙子、嫡亲儿子的君子恒还要重要。

    二老对她的好,白青亭也是明白的,但二老那巴巴还盼着她能再生几个君家嫡子嫡女出来一事,她一想到便发愁。

    君子恒笑道:“没事,我们要是不再生了,祖父与父亲也没法子,何况你我已有三个孩儿,足够了他们二老忙活了!”

    也是。

    大儿子就是个小魔王,刚刚闹腾完在她怀抱睡着,那两个小的要是像大儿子这般,绝对够君家二老忙得没时间盯她再生个几胎。

    白青亭双眼一亮笑了:“对!”

    君院首与君通齐齐堵在一对粉雕玉琢的龙凤小娃儿床前,正哄着两个小娃儿咯咯笑着,君通便突然觉得鼻子痒痒的,好像要打喷嚏似的。

    君通喃喃道:“这不会是要着凉了吧?”

    君院首人老耳朵还不老,一听君通这般喃喃道,他便赶着君通走远些,莫要将病气过给他嫡亲的宝贝小曾孙儿、宝贝小曾孙女!

    气得君通差些吹胡子瞪眼。

    白青亭放下熟睡的大儿子,又让刚嫁了小四的小二亲自看着之后,她与君子恒来到龙凤胎所在的内室里,便听到君院首与君通的对话,夫妻二人不禁相视而笑。

    ——全文完——(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嫡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朱颜小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颜小改并收藏嫡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