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下,姜龙表情散发着从未有过的冷意,泱泱华夏,岂是他国跳梁小丑能辱?

    一股杀气腾升于擂台上,泰拳大师瞬时间收起了笑容,因为他竟在这小个子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危机。

    姜龙原本还打算和他玩玩,试试泰拳有无精髓可取,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这份心情。

    身体一沉,整个擂台随之猛然一颤,就像是地震一般,随即姜龙整个身体便爆射而去,几乎和地下室天花板一样高。

    “我草,这弹跳力好猛。”

    “动如猛虎,势如雷霆,这个面具男竟然有这么强悍的实力。”

    几个内行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内心震惊,他们可不比外行看热闹的观众,这种猛然爆发的气势实在惊人,而他的弹跳力,更是已经超出了常人的范畴,几人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三个字,地武者!

    地下黑拳,竟然能够出现地武者这样超凡的存在?

    包厢内,同时看到这一幕的杜阳和程贯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特别是杜阳,他没看过姜龙的身手,对于姜龙根本不报半点希望,但是现在,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完全超乎了想象。

    即便是韩涛这一刻也有些动容,只是这身形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擂台上,姜龙凌空踏下,那所谓的泰拳大师根本就来不及反映,被姜龙一计泰山压顶踩在头上。

    姜龙身形并未落下,像是站在了泰拳大师的头上,双手负后,给人一种十足的高人风范。

    观众屏息以待,看泰拳大师要如何反击,可就在这时,泰拳大师吐出两口腥红血雾,眼皮便垂了下去,耷拉着肩膀,显然已经死了!

    可是死掉的人,为什么还能够站着呢?

    拳场内的空气,如凝固一般。

    一分钟……

    两分钟……

    姜龙就这么站在泰拳大师的头上,直到三分钟之后,才悠然开口说道:“辱我华夏者,死。”

    场内观众本就是国人,听到这番话,每个人心中都感觉憋了一口畅快之气。

    “好。”

    “扬我国威。”

    “太爽了,杀得好。”

    场内瞬时间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不管平时为人或居于高位,或窝囊低贱,在这一刻,他们体内的热血被调动了起来,吼叫着宣泄,似乎要用声浪将地下拳场给掀翻。

    这一场比赛真正的时间,其实用了不到十秒钟,可是却被在场的人认为是自己这辈子看过最好最热血的比赛,一脚踏死泰拳大师,这才是我华夏真正的实力。

    在几乎暴动的情况下,姜龙走下擂台,欢送声中,回到了后台。

    “程贯,你小子眼力不错啊,竟然给我们场子找来这么一个高手。”杜阳内心兴奋,不仅仅是因为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他很清楚,有这样的高手,阳城内的地下拳场,绝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而今后地下拳场的生意,自然是火爆场面,他甚至已经开始规划是不是要把拳场的规模再扩大一些。

    程贯对姜龙抱着希望,是因为他的命在姜龙手里,而现在出现这样的结果,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内心打定注意,今后可得把姜龙牢牢握在手里,姜龙就是他的贵人,他在这个拳场的地位,会和姜龙直接挂钩。

    韩涛微微点了点头,对姜龙的实力表示认可,要是以前,他肯定会找姜龙聊聊,但是今天,他却没有这样的心情,他甚至不想去看那个面具之下的真实面孔。

    “干得不错。”韩涛临走前对程贯说道。

    就是这么简单的四个字,程贯激动得泪流满面。

    送走韩涛,程贯风一般的跑到后台,几乎把姜龙当作亲兄弟对待。

    “姜兄弟,你可是救了我的命啊。”程贯搭着姜龙的肩膀说道。

    姜龙不知道包厢里发生了什么,而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拿到钱。

    “钱什么时候能给我?”姜龙问道。

    “现在,马上,立刻。”程贯不敢有半点耽误,马上让人拿来了十万块的现金。

    拿着钱,姜龙心里踏实了很多,而这时,阿泰捂着胸口,走到了姜龙面前,直接跪了下来。

    “师傅,受徒弟一拜。”阿泰虽然受了伤,但是他也去看了刚才的比赛,对于姜龙的一招灭敌,他充满了向往,所以内心打定主意,要拜师学艺。

    面对这个情况,姜龙有些哭笑不得,之前阿泰可是嚣张跋扈得不行啊,不过这也说明阿泰是个能屈能伸的真男人。

    “要拜我为师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姜龙说道。

    阿泰本是打算如果姜龙不收他为徒,他就死皮赖脸的缠着姜龙,这时候姜龙别说提出一个要求,哪怕是一百个,他也会答应。

    “我答应。”阿泰毫不犹豫的说道。

    “从明天开始,你在这里当一个服务员,不许上台打拳。”姜龙说道。

    “这……”阿泰可是打拳赖以生存,而且他的个头,当服务员也太屈才了吧。

    “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就免谈。”姜龙淡淡的说道,他并不是要刻意刁难阿泰,而是阿泰的路数,以伤人伤己为主,这样的习武方式,根本就得不到精进,只是他懒得跟阿泰解释。

    阿泰看了一眼程贯,毕竟这件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

    程贯可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得罪姜龙,于是点了点头。

    莫名其妙的收下了一个徒弟,姜龙拿着钱离开了拳场,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他不敢一次性拿给雪姨,怕解释不清楚,所以回到家之后,就赶紧藏在了床底下,打算找到了好由头之后再给雪姨。

    找到了赚钱的路子,姜龙心里很开心,今晚也就给自己放了个假,没有修炼,而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照常去云顶山修炼,不过今天还是没有看到韩江。

    “哎,你们听说了没,最近韩家好像出大事了。”

    “是啊,好多人进进出出,我听说是韩家那位公主快要不行了。”

    “这么多年了,韩家要不是有钱,她也早该死了。”

    到学校之后,姜龙就听到有人议论纷纷。

    韩家?

    结合韩江最近两天没有在云顶山出现,应该就是他们家了。

    韩家的公主?之前姜龙屌丝地位,根本就没有听过韩家的事情,现在看来,应该是韩家某个晚辈得了病,而且已经很多年了。

    姜龙和韩江算是君子之交,按理来说,他不需要去管这件事情的,不过上次在酒会上,韩涛之所以会出面帮他,应该就是韩老爷子的意思,不管韩涛对他的态度如何,这个恩情,姜龙应该要报。

    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救人的实力,不过尽人事姜龙也就心中无愧了。

    神游了一天,期间苏菲有一堂课,不过并没有刻意和姜龙表现得热情,毕竟这是在学校里,而他们又是师生的关系。

    至于秦然,也没有去骚扰姜龙,在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她已经不需要刻意去接近姜龙,而且还有她爷爷的警告,她就更加不敢和姜龙太亲密。

    这些事情姜龙不知道,但是秦然没有骚扰他,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好事,每每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姜龙就痛心疾首,弥足珍贵的第一次,啥滋味都没尝到竟然就没了,这让他心里如何不憾!

    放学之后,姜龙打听到了韩家的住址,在汤臣别墅区,是阳城最豪华的独栋别墅住宅,均价在两万以上,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姜龙好不容易跟保安斗智斗勇到了别墅区,却又在里面迷了路,完全不知道韩家在哪一栋。

    “小妹妹,你知道韩家住哪吗?”姜龙抓到一个扎独辫的小姑娘问道,看她的样子,也就是七八岁而已。

    “你去我家干什么?”小姑娘天真无邪的对姜龙问道。

    姜龙没想到自己运气还真不错,随便一家就抓到了韩家人,说道:“我跟韩江是朋友,你能带我去吗?”

    “恩。”小姑娘也没多想,重重的点了点头。

    韩家的确挺热闹,门口停了无数的豪车,当小姑娘把姜龙带到门口的时候,一个贵妇就走了上来。

    “心儿,你干什么呢?赶紧过来。”贵妇瞄了一眼姜龙,眼神里透着警惕。

    韩心小跑到贵妇身边,说道:“大姨,这是韩爷爷的朋友。”

    “朋友?”贵妇忍不住

章节目录

龙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人并收藏龙帝最新章节